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

  • 2020-05-29
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 陈治宇:油彩画里的台湾指南,捕捉氛围的雨都骑士

2016-02-01|撰文者:TODAAY 帝图艺术

在一个阴雨的天,我们来到了灰濛濛的基隆,拜访艺术家陈治宇。这个被称为雨都的城市,一年有超过200天飘着潮溼的雨丝,水的气味,混杂着紧临海港飘散的那股鹹味,形成了一股阴郁的气质。

计程车停下,陈治宇领我们走进一条微坡的小巷,到了一间简单的工作室,地上整齐地铺着一块四方的白帆布,画笔散置其上,布上的颜料仿佛主人工作时挥洒的汗水,斑斑点点。在四个画框堆砌成的简陋画台上,放着陈治宇还未完成的作品。令我们惊讶的是,和门外的雨天恰好相反,在陈治宇的笔下,基隆的天空散发着澄蓝的天光,山峦随着日照细腻的染上蓝、绿色。陈治宇细心地指着画里的山峦介绍:「这是鸡笼山!」,他在瑞芳的物流公司上班,于是画下每天骑机车爬山路必经的风景。

曾经离经叛道 又重拾画笔

陈治宇的绘画路并非一帆风顺,他很小就开始画画,「小时候家里管很严,都被关在家里,无聊就照着农曆春节的门神贴纸画画。」父亲是业余画家,平常下班后喜欢画些虾子、螃蟹、公鸡的水墨画,他幼稚园时就会拿着爸爸的画材模仿。但后来,他却没有走上水墨路,而是一头栽进了油彩的世界,进入画室和超现实主义油画大师曾正元老师学画。

「油画很好玩!」陈治宇笑着说。和一气呵成后便不再有更动空间的水彩不同,一幅油画从底稿到完成,是无数次修改的结晶。陈治宇自嘲:「我的个性很容易受别人影响,常常画到一半就会迸出新的想法,有点三心二意。」 有时画到一半,看到了新东西,就把画面全部涂掉。油彩可以层层铺叠、慢慢修改,恰好与他的个性完美结合。

然而,高中时,沈重的经济压力逼迫他半工半读,抽不出时间绘画,于是不再到画室学画。大学的时候,他选择读机械,更是与绘画完全脱节。那是一段老是在打工与飙车间徘徊的轻狂岁月。直到两年前,工作的沈闷让他猛然惊觉,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一定要找点真正想做的事情!」,终于又拾起了画笔。

「一开始要找回手感真的很崩溃。」陈治宇回忆起那段日子,每天练习素描、看画册、到处请教老师,就是找不回当初的感觉,「光是不满意的临摹就丢了50几幅。」他每天打工下班后就画图,常一不小心就画到深夜。创作虽然辛苦,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种心灵的释放,「一旦开始画,就会很亢奋,还要提醒自己要记得睡觉。」

骑到哪画到哪用风景画记录台湾味

停止创作的这段期间看似是休止符,但也是这段时间,让他飙车飙出了兴趣,也飙出了笔下风景。陈治宇说,他画画的方式十分「传统」,放晴时,便骑着自己的老爷机车,载着画架,往山里去。找到了喜欢的地方便坐下来写生,一画就是整天,直到又下起雨来才回家。他画山、画小巷中开放的蔓生植物、画高架桥,骑到哪,就画到哪里。

雨都的阴翳似乎不能影响这个来自台东的孩子,陈治宇的画中,光线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替普通的山景也渲染出多样的色泽。他说道,在科技发达的现在,许多风景画家会对着照片画画,「但拍照就是冷冰冰的照片,现场写生才能直接感受到氛围。」

氛围,陈治宇不断强调这个字眼。他拿印象派举例,「一看就知道是法国画的。」他说自己也曾经迷恋印象派绚丽的色彩,但这两年已经找到自己的方向,「应该要画台湾的东西,画台湾的风景。」陈治宇说,若画九份,就要读九份的历史故事、看《优人神鼓》,了解了土地的故事,再去看九份的风景,那便完全都不一样,型塑出独一无二的氛围。的确,陈治宇的画中,无人鱼塭旁的砖屋,绵延天际的电线桿,怎幺看,都是台湾的风景。

我注意到他似乎不太画雨天,他有点腼腆的解释:「是因为没车啦!」说到这里,陈治宇坚定地说:「等存够钱了,我第一件事就是要买台箱型车,这样就算雨天,也可以写生。」

立志以艺术维生 画出台湾之美

陈治宇说,重拾画笔时,周遭的人常劝他画画不能当饭吃,只能当兴趣,「但我偏偏想,我有一天就要把它当饭吃给你看!」凭着这股志气,陈治宇全台走透透,利用打工的收入维持创作,一直画到了今天。现在的陈治宇,每天下班第一件事,就是站到画架前创作,他说,他的目标是有一天要靠创作维生,他打趣地比喻:「我希望我的画能维持一定的品质,像是7-11的饭团,永远都保持18度C。」

平常喜欢飙山路,但陈治宇作画时却相当沈稳,感受不出情绪。绘画好像一股疗剂,抚平他轻狂的心。问他现在被劝不要走艺术路,会不会生气?他说,自己已经不会再反驳,「做出来比较重要!」陈治宇说,前阵子和朋友骑机车出游,被台二线的美景吸引,接下来打算创作台二线版的「千里江山图」。可以想见,在未来的日子里,这位年轻的艺术家,还会继续沿着蜿蜒的山路,把台湾的美都画遍。

REFERENCE

艺术家专访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