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红绿灯》停止在爱情中的鸡同鸭讲 看到彼此的内在需求

  • 2020-05-22
爱情红绿灯   图 : 新头壳製作

会谈一段时间的当事人今天一走进晤谈室就逕自在小沙发上坐下,满脸无奈地叹了一大口气。 

「又和另一半起冲突了?」,我猜测。

「是啊。」,他的语气里带着更多委屈。

这是一位20多岁的男性当事人,和伴侣的争吵常常来自对方觉得他「不体贴」、「不浪漫」,也「不懂得听别人说话」。

他接着说:「我有听他说话,他说了问题,我也帮他想了解决办法啊,那能做的都做了,到底是想要我做什幺?真的很麻烦耶!」

听不同当事人在晤谈室里讨论自己跟另一半的冲突已有好几个年头,内容虽然包罗万象,但绝大多数都是旁人会觉得「鸡毛蒜皮」的生活琐事,而这些事件最后都会导向其中一方「没在听」、「听不懂」、「不在意」,最后逐步迈向「不爱我」的历程。

事情=客观事件+主观情感

我们常常会说沟通事情,「事情」当中有两个很重要的成份:一个是表面、客观的事件,另一个则是潜在、主观的情绪。举例而言,我遇过有朋友和另一半说便利商店饮料多买一罐有打折,另一半答应后买回家喝了饮料两人却陷入争吵,买饮料的那方充满困惑地认为:「我是经过你同意才买的,喝了有什幺问题?」,另一方则说:「你没有想过要分我一罐吗?」,买饮料的那个人就回应:「你想喝可以叫我多买一罐啊!」;这段争执一开始我听得满头雾水,澄清下才发现买的那方内心的独白是:「这是我最喜欢的饮料,居然你已经答应我买了,那饮料就是我的,为什幺那幺不贴心地不准我喝?」,他的伴侣则心想:「我是答应多买一罐,但我也很想和你坐下来一起放鬆、喝饮料,你为什幺都不愿意关心我?」,就这样,双方围绕在事上面僵持不下,忽略了藏在底下的情绪和内在需求。

事实上,我们有很多时候都太急着想「排除障碍」,进入了问题解决模式;但在给予建议之前,对方想要的却往往是我们先停下来,「看到」他的痛苦,陪伴他一段时间,等伤口比较不痛时再讨论怎幺办(甚至有绝大多数的时间,另一半是自己有问题解决能力的),于是在我们直接给予建议,然后说:「这样就好啦!」的时候,问题解决但也留下了萦绕不去的怅然感。

勇于在爱情中「停」、「看/听」、「说」

或许我们都太害怕负面情绪带来的不确定感,所以让自己在关係中变成感应不到情绪的机器人,但有时先处理客观情绪,事情已经解决了八成;我们可以试着在关係中这样做— 

停:不要急,让自己缓下来,先不要对眼前的状况做过多的解读,除了让自己心情平稳外,也静下来陪伴着另一半,跟他站在一起。

看/听:第一个层次,让自己看出、听出另一半在对话当下的情绪;第二个层次,如果可以,试着进一步辨识话语之外,另一半的需求(像是:希望有人听他发洩、希望被肯定等)。

说:试着让自己透过口语(如:安慰、站在同一边抱怨)、非口语(如:拍肩、拥抱)的方式回应另一半的需求。

另一方面,有时候内在的需求并不会那幺明确,我们在关係中可以将藏在事件背后的情绪潜台词表达出来,与另一半做核对;若另一半没有成功接住时,也要记得我们才是自己情绪的主人,要适时看到对方的尝试并给予回馈。

作者:赵奕霁临床心理师/新竹马偕纪念医院精神科

赵奕霁临床心理师。   图:赵奕霁/提供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