疑违例操作污染空气 居民控诉工厂逼“吸毒”

  • 2020-07-25
疑违例操作污染空气 居民控诉工厂逼“吸毒”

疑违例操作污染空气 居民控诉工厂逼“吸毒”

约40名礼园居民不满空气污染问题久未获当局解决,捏鼻子抗议。

指每天3个时段吸“毒气”,高渊礼园逾40名居民拉横幅和平纠察,控诉附近一间工厂疑操作不达标,导致空气污染,居民每逢次一闻“毒”,肝火就大发。礼园居民兼召集人马浚航说,该区方圆约1公里的居民在近2年来时常嗅到一股呛鼻难闻的气味,这股气味通常是在清晨6时后、傍午7时后及午夜12时后飘来,去年6月他通过高渊青商会向环境部投诉,当局虽回应有接到投诉但却无下文。

24小时操作

“我每次回到家嗅到时,脾气不打一处来,肝火大动!这气味让我们的生理和心理大受影响,当地居民在半夜返家时,听闻该工厂内的机器操作声,相信该工厂24小时操作,违反当局所规定的操作时间。”

他说,这2年来居民不曾与厂家交涉,今年初转向威省市议员方美铼投诉,希望后者能介入调查,还给居民一个清新的空气,恢复过去生活品质。

今日出席的40名居民是来自礼园第一条路至第6条路。出席者尚有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、威省市议员方美铼和王育璇,以及人民党槟州联委会总协调陈恩来也到场支持。

疑违例操作污染空气 居民控诉工厂逼“吸毒”

居民代表林来德(左一和二)和马浚航移交居民抗议呛鼻臭味签名名单给孙意志(中)。

揭发工厂违例扩建

威省市议员方美铼说,他和孙意志今年2月至4月频频接到居民投诉后,他有在市议会内提出这问题,市议会有关部门于5月要求槟州环境局一起巡查该工厂,岂料环境局官员竟然爽约,让他很不满。

他说,后来在环境局安排的会议上,市议会有揭发该该工厂在没有申请发展图测和建筑图测下,违例在厂后方盖篷,因此,市议会限厂家于1个月内完成申请程序。

“由于厂家没有在1个月内完成申请工作,因此,市议会于5月6日发信终止其执照,宽限厂家在7天内解释,而该厂家于本月9日来信上诉,要求市议会延长1个月提呈图测的时限。”

废水处理不达标

孙意志说,今年5月5日威省市议会在巡查后回信告知他,该工厂的废水处理不达标,而他询问环境局调查结果,该局回答还在检验中,报告仍然难产。

环境报告难产

“根据居民告知,味道疑从该厂冒出的烟雾和排放的废水而来,但该厂冒烟和排水的3时段都在环境局官员放工后,无怪乎该局查不到结果!另外,投资槟城当局也来信表示不支持有关厂方的操作。”

他限环境局必须在1个月内提呈报告,并要求市议会下令有关工厂违例扩建部分的机器暂停操作。

疑违例操作污染空气 居民控诉工厂逼“吸毒”

傅燕飞(左起)和裘永芳出示工厂的成品所使用的原料和材料都是再循环和天然物,没有化学药物成分。

“用废纸木薯粉没化学物”厂方驳放“毒气”指责

被指私放“毒气”的厂家反驳,声称其工厂主要生产鞋用插腰板,原料是再循环废纸和天然木薯粉,完全没有使用化学物,如何生产“毒气”?

被居民指丽的厂家为绿源纤维科技有限公司,业者裘永芳和傅燕飞召开记者会作出澄清,并带领媒体参观其工厂。

傅燕飞说,该工厂也是全马首家生产插腰板厂,由大马和中国投资商联营,大马投资商持股75%,他们则拥25%股权(投资额约1800万令吉),所生产的插腰板供出口,出口国为越南、台湾、泰国、印尼和中国,大马本地供应量仅占少部分。

她说,由于大马拥有大量中底板插腰板的废纸原料(褐色包饭纸),足够供应该厂每月800吨需求量,因此,该工厂于11年前来大马设厂,由于旧厂地方不敷应用,该厂于从双溪爪夷樟角路,搬迁到目前的高渊黄家成路一间旧工厂(前纺织厂)。

零化学物零排污

“我们是一家环保工厂,生产过程零化学物,并且零排污,因为我们所使用的水源都可以再循环使用。工厂操作时间是从早上7时至傍午7时,有需要才有加班24小时操作。”

她说,生产材料是天然木薯粉(可煮食)和环保色粉,这些天然材料和原料所制造出的产品若有违例化学药物成分,根本就出不了口,而他们也不会去冒险犯规来损己。

居民可到厂观察了解

“我们在大马设厂主要是因拥有制作插腰板技术,从搅碎、浸水、木薯粉凝结过程,都符合当局要求,制造过程的烟雾经过锅炉排出水蒸气也并无毒,希望居民了解,他们也可以来工厂观察。”

她也说,其实附近尚有多家工厂,有鞋厂、鱼饲料厂、农场等,当局应先调查味道从哪飘来,附近礼园的化粪池也损坏,不应该剑指该厂,为了避嫌,他们将会装置电眼监控系统,方便有关当局检查该厂每天操作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